2002年4月 創刊號
 

中華基督宗教研究中心成立 背後的夢


  1995年夏,我發表了〈中國亞波羅與香港神學界之九七危機〉一文,引起一些風波,迴響不斷。

   對於我個人而言,那篇文章卻是意義重大,標誌著我學術生命的重大改變 ─從個人轉移到群體。在我稍後發表的〈敬答批評者〉一文有這一段話:
 

 

  在該文章我雖然談到“中國亞波羅”的問題,但郤是為討論“香港神學界的九七危機”而鋪路的。因此,與其說該文的寫作目的是批評中國亞波羅,不如說是批評香港神學界,而該文末處顯示,我更想批評的是香港公立大學內的神學工作者(包括我自己)。

  所以,該文的寫作動機不是出於感到威脅而要排斥中國亞波羅,而是出於欣賞而要效法中國亞波羅,與他們作良性競爭。在我的生活圈子中接觸不少任職公立大學的福音派學者,他們都熱心事奉教會,常為講道,講座,撰寫大小文章而忙碌……。中國亞波羅的興起,令我覺得公立大學中的神學工作者必須重新定位,正視處身於思想學術界這個身份,走一條與神學院不同的路。
[1]

 

   〈亞波羅〉一文發表前,我的學術生命是個人性的;寫作,是按著自己的興趣寫;申請研究經費,是為自己的研究項目申請。1992-1993年當了一年系主任,覺得行政工作“浪費生命”,便急流勇退。〈亞波羅〉一文發表後,我感到“召命”,要與校內同事組成團隊,作更大的事業。

  於是,對內方面,我向校內林思齊東西學術交流研究所申請,於研究所內成立了“東亞處境基督宗教研究計劃”,找了校內七位同事一起參加,希望能推動大家作較大規模的共同研究項目,這計劃歷時二年多(1997-1999)。

  對外方面,我取得大學校長的支持,向美國亞洲基督教大學聯會成功申請到三年的經費,與北京大學剛成立的宗教學系,進行一系列基督教研究的學術交流活動(1996-1999)。

  1999年底,林思齊東西學術交流研究所改組,“東亞處境基督宗教研究計劃” 也因而在尚未取得顯著成果前而結束;與北大的正式學術交流也暫告一段落。可是,江丕盛、關啟文與我三人都有一共同感受,覺得這個事業必須繼續下去。於是,一方面,我繼續向亞洲基督教大學聯會申請經費,籌辦一次大型基督教研究學術會議;另一方面,我們三人趁著一起在北京參加社科院的一個會議之機會,連續二個晚上在房間中討論及草擬一份初步建議書,向大學正式申請成立一個獨立的基督宗教研究中心,當時為2000年9月底。

  得到文學院院長支持,大學研究委員會初步同意後,我們三人又連夜開工,共同撰寫更詳盡的建議書及經費預算,再經過大學研究委員會的批准,“中華基督宗教研究中心”終於在2001年7月成立了。

  夢,終於實現了。

  與此同時,夢,才剛開始。希望有更多有心人能加入這行列,一起編織這個夢。

 


[1] 羅秉祥,〈敬答批評者〉,收於《文化基督徒:現象與論爭》,香港,漢語基督教文化研究所,1997,頁2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