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3年4月 第四期
 

我的近期研究方向

關啟文
香港浸會大學 宗教及哲學系 暨
本中心企劃統籌員
 

  我的專業是基督教研究(特別是宗教哲學方面),但我一直深信要帶出基督教思想的時代意義,應促進她與各種當代思潮對話,我主要的研究都環繞著這範圍而作。近年我探索的方向有幾方面,第一,基督教與後現代思想的對話。較早期我寫了幾篇關於福柯(或作傅柯)(Foucault) 的文章,後現代思想另一個口號是“自我之死”,就這問題我也嘗試從哲學和神學角度作出回應,先對後現代主義的自我觀作出批判,然後闡釋基督教自我觀在後現代的意義:〈基督教與後現代自我觀的對話(一):自我之死?〉和〈基督教與後現代自我觀的對話(二):“我被愛故我在”〉,分別刊於《中國神學研究院期刊》2001年7月號和2002年7月號。由於系統地和全面地探討後現代思潮和基督教的關係的中文書籍很缺乏,近期我和張國棟合編了《後現代文化與基督教》(香港:學生福音團契出版社,2002年10月) ,填補了這空缺,裡面收集了十多篇論文,提供多角度的探討。我的論文佔六篇,有四篇我已發表,另外兩篇論文卻是新寫的:〈從自由派到福音派:多馬斯.奧頓(Thomas Oden) 的後現代神學〉和〈後現代的護教學〉。
 
  第二個主要研究方向是基督教與自由主義的對話,首先我透過兩篇文章探討自由主義與社群主義之間的辯論,從而帶出自由主義的一些問題和不足之處:〈桑德爾的公民共和主義與羅爾斯的政治自由主義〉,載《社會理論學報》,第四卷第二期,2001年秋季號,頁373-411;〈評自由主義與社群主義之論爭〉,載《社會理論學報》,第五卷第二期,2002年秋季號,頁311-348。一些自由主義者認為應限制宗教於自由社會中扮演的角色(如羅爾斯的公共理性的概念),就著以上的研究成果,我就這看法作出回應:〈公共空間中的宗教:自由主義對基督宗教的挑戰〉,載羅秉祥、江丕盛主編,《基督宗教思想與21世紀》,北京: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2001年10月,頁293-330。
 
  我的第三個研究方向是宗教哲學,在這範圍內我這一年多關注的問題主要有兩個:宗教與道德之關係,和宗教多元論。一些宗教哲學家認為可由道德現象論證神的存在,我認為這種道德論證不一定能構成一種演繹論證,但若詮釋為一種“最佳說明推論”(inference to the best explanation),是有一定說服力的。最佳說明推論是一種累積論證(cumulative argument),需要仔細的論點鋪陳和詳盡的理性辯護,所以我需要以一系列文章維護道德論證,已經完成的有六篇:
 
  1) 〈現代道德的巴別塔──世俗主義能為道德提供基礎嗎?〉,載《宗教與道德》,北京:清華大學出版社,將會出版。這文嘗試指出世俗主義和理性主義甚難為道德提供穩固的根基。
     
  2) 〈善與上帝:道德論證的建構〉,載《建道學刊》,第17期,2002年1月,頁145-171。這文初步鋪陳道德論證的內容。
     
  3) 〈道德論證:批判與辯護〉,載《建道學刊》,第18期,2002年7月,頁67-96。這文進一步為道德論證提出支持的論點,並列出反對者經常提出的批評,逐一回應。
     
  4) 〈德福一致與宗教倫理〉,載《基督教文化學刊》,第六輯,2001年12月,頁123-146。這文指出宗教倫理能為德福不一致的難題提供較圓滿的解決方案。
     
  5) 〈基督教倫理與世俗主義倫理:一個批判性的比較〉,載《基督教文化學刊》,第7輯,2002年7月,頁139-172。這文指出基督教倫理比世俗主義倫理更能為人的尊嚴、道德實踐提供根基和資源。
     
  6) 〈世俗社會的道德/素質教育:基督教倫理可以有貢獻嗎?〉,“世俗化處境中的基督宗教”學術研討會,中國社會科學院基督教研究中心主辦,2002年12月16-19日,北京艾維克酒店。這文批評世俗主義的德育理論,並指出基督教倫理如何為道德教育提供支持。
 
  我另一個關注的宗教哲學課題是宗教多元論,特別是希克(John Hick) 的思想,他認為不接受多元論的立場(稱為特殊論[particularism]) 是站不住腳的,我以〈約翰.希克對宗教排他論/特殊論的批判〉(《道風:基督教文化評論》,第17期,2002年秋,頁181-212)一文,反駁希克對特殊論的批評。希克和很多當代宗教哲學家都認為應對宗教經驗採取“先信任,後批判”的知識論進路,他對特殊論的其中一個批評就是,特殊論與前面的進路是矛盾的。我深入探討這批評,指出這是誤解,這文將會刊登於國際性的宗教哲學期刊:“Is the Critical Trust Approach to Religious Experience Incompatible with Religious Particularism? A Reply to Michael Martin and John Hick,” Faith and Philosophy, forthcoming. 此外,我還寫了一篇介紹當代分析宗教哲學的文章:〈當代哲學神學〉,收郭鴻標、堵建偉合編,《新世紀的神學議程》上冊,香港:香港基督徒學會,2002年3月,頁129-162。
 
  最後,我近年也探討了基督教研究作為一種學術,應在大學佔甚麼地位:〈基督教與學術研究是否水火不容?〉,收羅秉祥、江丕盛主編,《大學與基督宗教研究》,香港:香港浸會大學中華基督宗教研究中心,2002年12月,頁315-333; “Christian Theology as an Academic Subject in the University,” in Quest: A Journal for Asian Christian Scholars, Vol. 1, No. 1 (November 2002), pp. 63-87. 前者論證從基督教角度出發的學術研究是合法的,後者指出神學其實是大學需要的學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