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3年4月 第四期
 

記王曉朝教授的講座:
“拉丁教父思想家與羅馬帝國文化的轉型”

璩理
香港浸會大學 宗教及哲學系碩士研究生
 

  2002年12月13日,清華大學哲學系副主任、道德與宗教研究中心主任王曉朝教授在香港浸會大學中華基督宗教研究中心舉辦了公開講座,題目為“拉丁教父思想家與羅馬帝國文化的轉型”。
 

王曉朝教授簡介

  王曉朝,1953年6月出生,安徽桐城人。1996年英國利茲大學(University of Leeds)神學與宗教研究系博士研究生畢業,獲哲學博士學位。1984年至1998年在杭州大學哲學系任教, 1998.9-2000.4任浙江大學哲學系教授、國際文化學院教授、宗教文化研究中心副主任、浙江大學哲學學科學位委員會主任、浙江大學人文學部委員。2000.5至今任清華大學人文學院哲學系教授。此外還兼職擔任中華外國哲學史學會理事、香港漢語基督教文化研究所特約研究員、歷代基督教思想學術文庫學術委員。

  重要著作有:《希臘宗教概論》,上海人民出版社,1997;《基督教與帝國文化:關於早期希臘羅馬護教論與中國護教論的比較研究》,北京:東方出版社,1997;《羅馬帝國文化轉型論》,北京: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2002。譯著:斐洛,《論創世記──寓意的解釋》,香港:漢語基督教文化研究所,1998;《柏拉圖全集》,北京:人民文學出版社,2001年12月(已出第一卷)。此外還發表論文40餘篇。1999年,《神秘與理性的交融:基督教神秘主義探源》獲董建華文史哲基金優秀成果獎二等獎;2000年,《基督教與帝國文化》獲“一九九九年第一屆徐光啟獎:基督教文化研究優秀論著獎”。

 

講座內容

  王教授從自身的經歷講起,幽默地說自己的留學經歷和長期的國內治學經驗,使得個人身上有東西方交融的深刻體會。切入正題後,第一部分先簡單介紹了教父學的研究概況。在西方,一般的哲學通史奡ㄗ麇苳鱄齙ヰ煽N很少見,而在中國大陸,由於文化傳統和政治的原因,學者們對教父哲學和經院哲學的研究是全部西方哲學史研究中最薄弱的一塊。對於中國未來的教父學研究,王教授認為應“揚長避短”,因為西方可以搞第一手資料,中國則應重翻譯,在掌握文本後,進行綜合的研究。
 
  在接下來的第二部分中,王教授重點介紹了他的“文化互動轉型論”,這是其得意之作,從1999年的論文《文化互動轉型論──新世紀文化研究前瞻》開始,經過三年多的發展完善,已是當今漢語學術界研究文化問題難以迴避的重要理論,但王教授謙虛地說:“它不是已經成熟的某種文化理論,而是我對本世紀國際學術界若干種文化研究理論或研究趨勢的初步綜合與提煉”。該理論有五個前提和五個基本立場。五個前提是:第一,文化與文明絕對界限之消融;第二,廣義文化與狹義文化的區分;第三,文化是有機體;第四,文化的變遷與分化;第五,宗教是文化的核心部分,宗教本身具有文化創造力。五個基本立場是:第一,跨文化的文化傳播具有雙向性,而非單向性的輸出或輸入;第二,文化衝突和對抗是一種必然,但並不能用來證明異質文化不可能融合;第三,文化融合是可能的,消除一切差異的文化整合是不可能的;第四,肯定文化融合的最後結果不是文化的衰亡,而是文化的轉型;第五,文化適應與外來文化的本土化是文化融合的有效途徑。這五個基本立場在這段話中得到了集中論述:“跨文化的文化傳播具有雙向性,而非單向性的輸出或輸入。各種文化自組織系統發展到一定程度,必然會發生擴張和相互接觸,會有文化輸出與輸入的現象發生。同類型文化間的交流與傳播可以維繫和強化該文化系統,但不會引起它的質變和型變,而不同類型文化間的交流與傳播則能做到這一點。因此,異質文化之間的交流與傳播是文化發展的動力。一個群體向另一個社會借取文化要素並把它們溶合進自己的文化之中的過程就叫做傳播。文化互動轉型論承認文化傳播是文化發展的動力,但它認為文化交流與傳播的途徑往往是雙向的,在許多情況下是一個互動的過程;交流的雙方相互影響,在許多場合下很難分出誰是純粹主動的傳播者,誰是完全被動的接受者;外來文化與本有文化的區分在文化融合階段是相對的,兩種文化的關係及其自身價值要在一個互動的過程中方能得到充分的表現;更重要的是,在雙向性的交流與傳播過程中,雙方都在不斷地改變著自身。”
 
  講座的第三部分“基督教與羅馬帝國文化的關係”不僅是一個史學問題,而且也是一個文化哲學的問題。二者的關係可以用文化互動轉型論的五個基本立場來闡明:總體上基督教與羅馬帝國文化是雙向互動的,二者既有衝突,又有融合、轉型,最後通過本土化而達到綜合。
 
  在第四部分“教父學的歷史地位與特徵”中,王教授認為基督教哲學的存在是不可否認的,因為古代基督教經過幾個世紀的發展,逐漸有了自己的哲學家,有了自己的哲學,及至到奧古斯丁這樣的思想大師那堙A無論是研究物件、研究方法,還是思維方式、思想成果,都與當時的哲學處於同一水平線上。教父學的特徵則在於其集中體現了希臘羅馬文化與希伯來文化的精神融合。
 

答問

問: 文化互動的結果是轉型而非消亡,那麼黑人文化在美國是轉型還是消亡?在現代科技社會堙A整個社會的均一化和標準化會不會徹底消亡宗教?
答: 我不贊成文化消亡說。歷史變遷中確有死文化,如埃及、邁錫尼,還有你剛提到的黑人文化。我的觀點確實需要細化,但我的背景是文化傳播,弱勢文化在傳播中會消亡,東西文化交流中有過大的平等交流,過去人們忽視的是中對西的影響,講文化不在於國力,而在於心態,即使是大國,若心態不正,就是帝國主義,是泥足巨人。另一方面,我們應該看到,黑人、印第安人在美國的地位也有提高,而且文化不應只在政治層面,黑人的觀念、美學等已融入美國文化,有了新的基因。
至於現代化的問題,可以說,現代化並非單一的均一化,趨同傾向是有的,但交流中是否給個性存在提供了新的空間,還有深入探討的必要。
   
問: 教父哲學的貢獻,對於我們有何意義?
答: 人類文明需要積累,偉人不可能把真理講完。早期基督教哲學家較深入地研究了邏輯,如波依修斯。而現代哲學分類,如科學哲學,有很強的現代意義,是部門哲學,此範圍的哲學家可能不需要到教父中去尋找靈感,但科技史,知識論等就與教父學有關係,教父們已經提到如何對待古典知識的問題,以及信仰與知識的關係問題。
   
問: “羅馬帝國文化”中的“帝國”所指為何?
答: 這確實需要定義,在我的《羅馬帝國文化影響論》中是有定義的。希臘-羅馬文化與羅馬帝國文化不同,提到希臘,通常想到的是古典時期,這只有100年,但自亞歷山大東征後,有300年歷史,這是希臘文化擴張的過程,也是東西文化交流的過程,這300年是希臘-羅馬文化。後來羅馬帝國建立,文化又有不同。我講到的還有基督教對羅馬帝國文化的作用,後者消亡了,但前者沒有,基督教對羅馬帝國文化有矯正、定向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