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3年4月 第四期
 

宗教與人文主義

卓新平
中國社會科學院 世界宗教研究所
 

  宗教與人文思想有無關聯是人類思想史上的一大話題。近代以來,世俗人文主義以“人本”觀念與宗教中的“神本”思想相對應,批評宗教缺乏人文精神和人文關懷,由此形成對宗教本真及其蘊涵的一種認知誤區。基於其對宗教核心觀念乃“神”、“人”根本對立的判斷,宗教中“神”的崇高與“人”的渺小有著天壤之別和鮮明對照,因而很難為人的價值、尊嚴和自由留下空間。於是,宗教與人文主義的關係乃成為問題。人們常常問道,在以有神、敬神為認知和實踐基礎的宗教中,能否可能存在一種宗教人文主義?宗教中人的地位、神人關係究竟如何?對這一問題的解答及對這種關係的澄清,遂成為我們討論基督宗教與人文主義的認知背景和重要參照。
 
  宗教按其本質乃反映人的精神追求和存在。在其理想境界上,宗教應是一種承認個人及群體現實存在的有限性,從而在靈性精神上追問終極意義、體認人性昇華,並以求真為善、虔誠篤信來超越自我、臻於神聖的文化現象。因此,宗教並不脫離人、更不漠視人,而乃對人的關懷、表達了人的向往和追求。這堙A宗教表現出強烈的人文意識和旨趣,有著與人文精神及人文主義的不解之緣。具體來看,宗教的存在和意義基於“人”的此在處境,以人的超越或解脫為指歸。在此,人的宗教一般體現在兩個維度:一是人的“超越追求”,即一種縱向打通,指人自下往上的昇華和努力,旨在“神人關係”的理想實現。這一維度體現了人對“自我”及其“自然”的超越,在“神人合一”這種“超越性”中亦實現人的完善及人生目的的完成。二是人的“人文關懷”,即一種橫向貫通,旨在以一種博愛精神和人間關懷來建立和諧友善的“人際關係”。這種在人與人之間的平行關聯和彼此關心亦表達了宗教在人世的立足和情趣。宗教以此來正視並承認人的“此在”和“當下”處境,從而體現出宗教關注現實和不離世人的“內在性”。在這兩個維度中,雖然其發展走向各異,卻始終有著對人的關注和關愛。由此可見,宗教中的人文因素和人生體驗同樣也頗為突出、非常鮮明。從宗教而論及人文精神、從二者的積極關係而談到一種宗教人文主義,既是可能的、亦乃必要的。
 
  宗教與人文主義的關係,大體可從如下五個方面來探討:一是宗教對人生處境的天注,二是宗教對人性本質的界說,三是宗教對人倫道德的提倡,四是宗教對人間關懷的強調,五是宗教對人格昇華的鼓勵。宗教作為一種信仰不離其“神性”維度,但這種維度並不影響宗教亦成為人道的、人文的。從上述五個方面來分析,則可明確看到宗教人道主義或宗教人文主義的存在及影響。
 
  宗教對人生處境的分析、描述,通常會比較突出人類生存的有限、痛苦乃至悲慘。這曾被斥為“不人道”或“反人文”的認知,卻未曾察覺其深蘊的人文關懷和惻隱之心。實際上,對人的“痛苦”揭之愈深,宗教中“拯救”觀念的人文蘊涵則愈為明顯。“痛苦”與“拯救”乃宗教人文主義中的辯證統一、有機共構。因此,宗教對人生處境之“苦”、“罪”等描述,並不是要蔑視人、放棄人、否定人,而旨在對人的同情、關懷和救渡,有著鮮活的人文主義色彩。這在佛教、基督宗教、印度教、道教等世界宗教中都清楚可見。
 
  宗教對人性本質的界說,一般會基於對人乃精神與肉體之奇特組合的體認和洞見。宗教會指明由此而來的人性弱點及缺陷,但與此同時,宗教亦對人的精神昇華和超越抱有希望或信心。對人的本性與命運,各種宗教有著種種認知和界說,其看法構成了宗教“人論”的基本內容。
 
  宗教對人倫道德的提倡是信仰與現實生活的一個理想結合點。宗教倫理一方面有著信仰理論或其神學原則的指導,另一方面則主要為社會性的、實踐性的。宗教倫理道德使宗教能積極面向人世及人生,而在其具體實踐中,宗教的人文關懷及意向也得到了鮮明、生動的體現。
 
  宗教對人間關懷的強調尤其在近現代以來逐漸凸顯。宗教仰望天際的目光亦能環顧人間,這絕非憑空的驀然回首,而是來自宗教對永睇P現實、彼岸與此岸之關係的審視和調整。宗教的“關懷人間”和“溫暖人間”使宗教更貼近人生。這種“人學”意義上的側重帶來了“人間”宗教或“人生”宗教的發展,由此,宗教在世俗化、多元化、現代化的氛圍中能夠保持並擴大其人文主義的感召力和影響。
 
 宗教對人格昇華的鼓勵使宗教得以回返其“拯救”的主旨。其認識自我指歸在超越自我,在宗教的理想中,人生不能只是循環或輪迴,而應有不斷突破、超越和昇華。人格昇華在宗教中亦是人文關懷的重要內容,這種人格昇華和完善會消解宗教內部“神學”與“人學”兩大趨向間的張力,並充分體現人文宗教信仰的真諦。
 

  總之,宗教發展中有著積極的人文主義審視,它雖與世俗人文主義本質有別,卻在人類社會人文意義的發展上起著重要作用、有著廣遠影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