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3年12月 第五期
 
馬丁路德與蒙田︰基督教與人文主義之反合性

論文摘要

陳佐人
美國西雅圖大學 宗教與神學系

在西方思想史中,馬丁路德(1483-1546)與蒙田(1533-1592)二人均是極具影響力卻又教人困惑之典範人物。他們是極具影響力,因為其著作為傳世之作,其思想成為一家之言。路德之神學,與其後之加爾文之著述,分庭抗禮,成為更正教神學之兩大主流。蒙田與後一代之帕斯卡,均被公認為法國非系統式思維之代表人物。基於路德與蒙田之對比式之研討,來透視基督教與人文主義之關係,我們可以三種可行而富建設性之進路︰

第一,基督教與人文主義之間的相遇,並不是有神論與無神論之對比。事實上,許多的人文主義者均不是絕對的反神論。在此我們可以區分兩種形態的無神論:反神論 (Atheism as Anti-Theism)與非神論(Atheism as Non-Theism),前者可以各類形的唯物論為代表,後者以小乘佛教與現代的非宗教形式的人文主義為代表。

當然蒙田作為十六世紀之天主教人文主義者不足以涵蓋各類的人文主義,而蒙田作為一位極端反合性的思想家,自然不易將他加以歸類。但他的言談卻可視為一種人文主義式的典範,代表了後世許多人文主義者之宗教觀(或基督教觀)。事實上,不少人文主義者,包括近代的非基督教之人文主義者,均在他們的思想系統中容納與處理宗教之課題,從廣義的角度來看,他們之思想均是具有宗教向度,特別是見諸於他們對道德之設定,美德之追尋與價值之擁護,均可以說是帶有一種廣義之宗教精神。因此基督教與人文主義之間,並非非此即彼,此即為本文文題之複雜而反合之關係。

第二,基督教與人文主義之間的差異,不是在觀念之持守,乃是觀念之詮釋。特別是在基督教之上帝信仰之核心。人文主義者並非徹底否定傳統之上帝觀,但卻加以改造,變成一種人文主義式之神觀。上帝不再是與世界,人類及個人有密切關係的主宰,人與上帝之關係是一種若隱若現,若即若離之關連。而這正是蒙田在《隨筆集》中所展現之上帝觀。蒙田一方面盡力在基督教傳統中進行反思(essai),甚至維持教會之權柄, 故此蒙田較新接近伊拉斯姆(Desiderius Erasmus,1466-1536),但蒙田卻完全不像伊氏般為傳統之教義申辯。另一方面,蒙田排拒傳統理解之上帝觀,特別是基督教之位格性上帝觀。蒙田之上帝觀十分接近斯多亞主義,無怪乎他因大量引用辛尼加而被戲稱為法國之辛尼加,而他最愛援引之詩人為古羅馬之留克利希斯 (Lucretius,約公元前99-55), 留氏詩歌中之世界是由原子之隨意運動而過造成,由此否定了傳統基督教之上帝護理。《隨筆集》之結語可以作為蒙田宗教觀之總結:

對我來說,最美麗之人生是合模於普遍人類形態之人生,極具秩序,又不需神蹟與怪異之事。年事已高的人需要柔和地照顧,就讓我們將自己委託予神明,就是健康與智慧之護衛者,又具快樂與社會智慧。

故此學者形容蒙田之上帝觀是既真實又遠離之宇宙主宰,更進一步將蒙田與重宗教經驗之路德來對比,蒙田是「世俗化之路德」,而世俗化是按今世化與宗教邊緣化之意義來理解,而非帶任何道德或神學之意義。

第三,基督教與人文主義之間的可能之發展。基於二者之間在思想進路上之異與同,基督教與人文主義不一定存在著對立(opposition)之關係,更可以是對照 (contrast) 之關連。重要的不單是二者之間的相互了解,更是二者對自身傳統之陳明與批判性理解。單純的對話不能產生建構性之結論,真正的對話是一個詮釋之過程,而真實的詮釋是本於自我詮釋之意識,由此必帶自我批判性。基督教與人文主義者若能更深入理解本身之傳統,不論是宏觀地或微觀地,內在或外在之傳統,必有助後此之共同認識,由此而更深地明瞭人之奧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