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3年12月 第五期
 
危機時代的基督教哲學:馬里坦的整全人文主義

論文摘要

關啟文
香港浸會大學 中華基督宗教研究中心
香港浸會大學 宗教及哲學系

雅克.馬里坦 (Jacques Maritain)(1882-1973)是二十世紀知名的天主教哲學家,對天主教近年的發展有很大影響,他的思想博大精深,除了論到知識論、形而上學、神學等問題,他更把信仰的精神用於現實社會和政治的問題,提倡一種整全人文主義(integral humanism)。他同時反對馬克思人文主義和資產階級的人文主義,且認為以人為本的人文主義(anthropocentric humanism)最終會演變為不人道的人文主義(inhuman humanism)。

馬里坦的整全人文主義既不是人本人文主義也不是反人文主義,既維護人性尊嚴又不把人神化。馬里坦的人觀也在個人主義(individualism)與集體主義(collectivism)中尋求平衡:人既不是整體社會機器的一口釘子,也不是孤立和絕對自主的個體。我們不應用定義的方法,把超越性從人文主義的內涵排除掉。人文主義指一種文化,它基本上提倡「人要更充分發揮真實的人性;人要參與所有在自然和歷史內能使他人生更豐盛的事物,從而彰顯他內蘊的偉大。……它要求人使用他所有內在的潛能、他的創造能力和理性的生活,同時要求人努力使物質世界成為他的自由的工具。」從這較寬廣的定義看,基督教的思想不單算是人文主義,更可說是一種英勇的人文主義(heroic humanism),它「把人導向犧牲和一種真正超越人性的偉大,因為在這裡人類的苦難張開它的眼睛,在愛中忍受痛楚。」

馬里坦相信歷史已顯示自由主義─資產階級人文主義的荒涼,然而主要問題不是人文主義本身,而是人本主義的辯證法導致人文主義的悲劇。基督徒的責任,就是回到真理源頭,重新整合對公義和相交的響往,建立新的基督教秩序和世界,把福音的價值觀化成具體的存在。教會不應全盤否定現代文明,畢竟人本人文主義裡面仍有一些真理,我們應加以保留,並參與文化的重建。整全人文主義是一種以神為本的人文主義(theocentric humanism),因為我們正是在上帝裡肯定人的價值。我們要尊重別人的自由,因為神也尊重人的自由。重建文明的目標是一個新基督教世界,這不是一種神聖秩序,而是世俗秩序。它主要的價值觀包括人格主義、社群主義和多元主義。

馬里坦當年提出和竭力維護的思想,今天已成為教會的常識。六十年代兩份重要文件都很受他影響:宗教自由宣言(Declaration on Religious Freedom)和通諭Populorum Progressio。總結而言,他有多方面的成就:他從多馬斯主義角度支持民主、人權和多元主義,開拓新多馬斯主義傳統,把天主教會與現代社會調和。他且差不多是獨力進行這艱鉅工作的,要知道在二十世紀初期,法國的天主教會被知識分子認為是迷信和蒙昧主義的避難所,而且在政治上反動,維護特權。

馬里坦不單批判自由主義,更正面提倡人格主義的理想,和共同的善的重要性。他且為福利社會、農業改革和工人參與提供理論基礎,和為二戰之後於歐洲和拉丁美洲興起的基督民主黨提供哲學根基。他的努力把困於一隅的天主教傳統帶出來,與其他宗教和哲學傳統對話。馬里坦在1961年得到French Academy的文學大獎(Grand Prize of Literature)。天主教在1962年於羅馬召開梵二,很多「新」思想都受他影響,如宗教自由、人的尊嚴和權利、對排猶主義的譴責、肯定科學、藝術和民主的價值等。在會議終結時教皇保祿六世稱許馬里坦為「偉大的基督教哲學家」。Martin E. Marty稱他為「雅典與耶路撒冷之間的橋樑」,我想馬里坦是當之無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