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年10月 第六期
 
在後現代世界中塑造基督徒心智—— 記麥格拉思教授的“當代神哲思潮”講座

梁媛媛
香港浸會大學 宗教及哲學系
博士研究生

香港浸會大學中華基督宗教研究中心在今年舉辦了“當代神哲思潮”的系列講座。在第二期講座,我們有幸請來著名的英國學者,麥格拉思教授(Alister E. McGrath)。他是牛津威克里夫學院(Wycliffe Hall)的院長,以及牛津大學歷史神學教授。

麥格拉思教授在基督教神學學術界有著重要影響力。迄今為止,他出版了大約四十多本神學著作,其中1986年劍橋大學出版社出版的《上帝的義》(Iustitia Dei)一書成為學術界公認的歷史神學權威著作。除了個人的學術著作,他還編著了很多重要的神學參考書和教科書。這些著作不僅使神學學生和宗教學學生獲益匪淺,而且在廣大基督徒和非信徒中也擁有為數眾多的讀者。因此,這次中華基督宗教研究中心於四月三十日,也即一個周五晚間在旺角浸信會禮堂舉辦他的公開講座,希望學者的智慧不只囿於象牙塔內,更要在最大範圍的聽眾中引起回響。此次講座的題目是“在後現代世界中塑造基督徒心智”(Making of Christian Mind in the Post-Modern World),由浸會大學宗哲系的關啟文教授擔任現場翻譯,回應者是香港大學法律學系的戴耀廷教授和浸會大學宗哲系的羅秉祥教授。

與麥格拉思教授那些嚴肅的學術著作不同,他的講座開始於一段溫馨的童年回憶。1961年,9歲的他得到一件聖誕禮物:一隻香港製造的收音機。那是他第一次知道世界上有一個地方叫香港。HONG KONG這個名字引起他的好奇,幻想什麼時候可以親自前往。而今天,他已經數次來過香港,這個他童年時曾經浮想聯翩的地方。這段小故事不僅一下拉近了教授和聽眾之間的距離,事實上也引出了此次講座的主題:我們已經生活在交通便捷、資訊爆炸的後現代社會,在多元文化氛圍中傳播福音,如何才能被人們傾聽?面對相對主義泛濫以及“真理”貶值的後現代思潮,我們如何向世界傳播上帝的真理?麥格拉思教授認為,後現代固然給基督教信仰帶來了危機和挑戰,但同時也促使我們重新思考福音的信仰和宣講,為傳播上帝之道提供了新的契機。

麥格拉思教授首先分析後現代的4個特點:
首先,後現代的最大特點是反對均一主義(uniformitarianism)。後現代提倡多樣性,反對現代主義將萬事萬物都簡化為一套概念,反對用單一的模式約束人的思想和行為。在後現代看來,迫使個人接受他人的觀點就是一種壓迫。

其次,後現代重視故事(story),這亦是這晚講座的重點。後現代認為,“真理”的建立不再來自思辯論證,而是來自講述故事。麥格拉思教授指出,這堜珨〞漕禱D虛構、幻想的故事,而是指個人的真實體驗。後現代排斥抽象概念,重視個人經歷,這點對基督教有著重要的意義。

第三,後現代在交流中重視形象(image),而非文字。廣告媒體花費鉅資設計出極富吸引力的形象,贏得觀眾的信任。對於習慣用文字傳播信仰的基督徒來說,如何適應這一新的變化,是一個重要的課題。

第四,後現代重視本地社群(local community)。後現代認為人必須屬於一個特定的地區,生活在一個特定的地方。在全球化進程中,個人似乎成為一個微不足道的塵埃,但是在所屬的本地社區中,個人是被周圍的環境接納和認可的。因此本地社區對個人來說有著重要的意義。

針對以上這些特點,麥格拉思教授提出他對在後現代語境中傳播聖經福音的一些建議,即如何在後現代社會中塑造基督徒心智。對此,他提出了三個建議:
首先,他指出形象在後現代的新的重要性。聖經本身就充滿了對上帝、對耶穌形象的刻畫。形象可以激發上帝賦予我們的想象力,提供更多關於上帝的洞見。麥格拉思教授更強調,除了可以豐富我們對上帝的認識之外,形象能幫助我們更好地解說基督教教義,使之更加通俗易懂,從而使我們與教會外的人的交流更有效、更有衝擊力。

其次,我們應重新建立教會的社群凝聚力。在西方社會的歷史中,很長一段時間以來基督教會一直是社區生活的中心。而在多元化的後現代社會裡,我們應再次發揮這一凝聚力,讓在後現代社會中有濃厚迷失感的人們在這裡重新找到歸宿。

第三,我們要重視講故事的重要意義。麥格拉思教授指出,在他年輕的時候曾堅信傳達真理的方式是講道理,但現在他更傾向於用講故事的方式,也就是用自己個人的親身體驗去傳遞福音,用自己的人生經歷為上帝的道做見證。耶穌本人也講故事說寓言。在後現代社會裡,故事會比辯論更有力量和魅力。

最後,麥格拉思教授強調信仰本身的吸引力。他認為信仰本身是真實且美麗的,它具有獨特的魅力。耶穌本人曾把天國比喻成“重價的珠子”,它是值得我們去追求和擁有的財富。如果我們認為生命中有什麼東西是珍貴美好值得獲得的話,那麼我們應把上帝想像成是比生命中最好的東西還要更好。祂的美與珍貴是我們無法拒絕的。

麥格拉思教授最後總結,基督教在後現代社會的種種挑戰可以理解為兩個方面,一是基督徒自己如何認識到福音信仰的魅力、美妙和榮耀。我們需要不斷深化對信仰的理解和體會;另一是基督徒如何幫助教會外的人也看到福音的珍貴和信實。他相信他以上所提出的四個建議有助於我們積極地應對這兩個挑戰。

戴耀廷教授對麥格拉思教授的回應主要集中在後現代社會所造成的一個困境,即基督教會則試圖告訴人們有一個珍貴而美好的東西,即上帝,比任何財富都值得我們追求,但如果後現代反對均一主義,後現代的人們可以認可也可以不認可教會所定義的珍貴和美好。那麼教會如何向拒斥均一主義的後現代社會傳達這一訊息呢?基督徒因為看到了福音的真實性從而認為它是有魅力的。但後現代人對是否有魅力的判斷常常取決於是否能滿足他們的需要,適合他們的感覺。教會如果一味要吸引人們,就會付出使福音降格去滿足人的需要的代價。戴教授認為,我們一方面要強調教會的吸引力,另一方面也要注意不能為了留住信徒使福音的內涵貶值。

羅秉祥教授的回應主要是向大家進一步介紹後現代社會的特點,以及後現代社會裡傳統的普遍的道德倫理所受到的衝擊和挑戰。在多元主義的後現代社會裡,以往的道德價值觀受到來自不同觀點和立場的人的質疑。在這一片的質疑聲中,人很容易感到迷失方向和標準,有可能被新的邪惡的權威所控制。

除了這兩位教授的精彩回應,現場的很多聽眾也紛紛提問,直至演講時間結束之後,很多聽眾仍不願離開,他們非常珍惜能親自和麥格拉思教授面對面交流神學問題的寶貴機會。現場還有大量麥格拉思教授的神學著作放售,在與學者有了這樣直觀近距離的交流之後,相信會有更多的人能從閱讀他的書中獲得更多的知識和教益,更有不少人期待研究中心能有機會舉辦更多類似的精彩講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