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10月 第八期
 
科學與宗教在當代中國

江丕盛
香港浸會大學 中華基督宗教研究中心 主任
香港浸會大學 宗教及哲學系 教授
國際科學與宗教學會 創會會員


   香港浸會大學中華基督宗教研究中心與北京大學宗教學系和北京大學科學與社會研究中心在2006年7月22日至23日在北京聯合主辦「科學與宗教學術研討會」。

   是次會議邀得四位傑出中國科學院院士出席及發言,他們是王綬琯院士(天文學家,北京天文台名譽台長和中國天文台學會名譽理事長)、席澤宗院士(天文史學家,中國科學院自然科學史研究所前所長)、冼鼎昌院士(理論物理學家和同步輻射應用專家)和朱清時院士(化學物理學家,中國科技大學校長)。出席及發言的著名科學家、宗教學者和人文學者還有中國科學院規劃戰略局的田洛、中國科學院自然科學史研究所的董光璧和韓琦、中國社會科學院哲學所的金吾倫和羅嘉昌、清華大學人文學院的蔣勁松、北京師範大學的田松、美國西北大學神學院的楊克勤、北京大學力學系的武際可、北京大學物理學院的秦克誠、北京大學化學學院的阮慎康、北京大學宗教學系和北京大學科學與社會研究中心的趙敦華、吳國盛、蘇賢貴、劉華傑、冀建中、任元彪、孫永平以及香港浸會大學中華基督宗教研究中心的江丕盛等人。

   是次會議是科學與宗教在當代中國的一個意義重大的學術里程碑。參與會議者的高學術水平充分顯示中國學術界開始對科學與宗教的關係和對話的關注。事實上,與會學者都認為會議圓滿成功,並深感有在中國推動科學與宗教對談的前沿研究的必要。

科學與宗教﹕起源的探索與中西對話

  我在會議上發言的題目是〈科學與宗教:起源的探索與中西對話〉。早在1990年的一個國際熱動學會議上,英國物理學家彼得.T.德蘭斯伯格(Peter T. Landsberg)已經注意到一個新趨勢。他在一篇〈從熵到上帝〉的論文中指出,「在一個學術會議上談論科學對於神學的意義似乎是在打破一個禁忌,但持這種觀點的人其實已經過時。在過去的15年堙A這個禁忌已經消除,並且在談論科學與神學的相互作用時,我其實是在順應著一個潮流,而有關這方面的出版物正大量湧現,大有將我們一捲而去之勢。」事實上,科學與宗教之間的對話在西方學術界由來已久,近30年來這更可說是增長最快的跨科際研究之一,且已產生極豐富的學術成果,建立起成熟的專門學科。這對話熱潮背後的主要因素正是當代科學的宗教意涵,或說是當代科學家對宗教的濃厚興趣。在劍橋、牛津、普林斯頓、哈佛及伯克萊等西方頂尖學府都設有科學與宗教的專職教席或學科。有關的學術論著、學刊和研究中心等有如雨後春筍般地湧現。踏入21世紀,科學與宗教更邁向全球化對話。

   我近年來積極把科學與宗教對談的前沿研究介紹給國內學術界,藉此引起中國學者的興趣和認識,並希望可以展開中西宗教與近代科學的多向對話,探討中國傳統宗教對西方宗教與科學對話的回應,進而建立中國傳統宗教與近代科學的對話,把中國宗教視角注入全球性的宗教與科學對話,展現中西文化語境在對話中的方法論之間的異同。這樣的對話必然是多維的﹕不同的自然科學進路,多元的宗教視角和跨文化的交流等。

   為使對話可以有清晰的焦點,不致流於各自表述、話而不對,我嘗試以「起源」作為切入點,因為起源問題無論就其本身還是其對對話而言都有深遠的意義。一方面,事物的起源對該事物的存在有著重要的影響,另一方面,對起源的探索包含對意義、價值、目的的思索。起源並不是一個孤立的事件,它開啟並預示其後一系列的過程。就中國的傳統宗教而言,有關萬物起源的宗教思考在很大程度上決定了宗教對諸如存在、歷史、倫理、生死、苦樂等問題的基本立場。可以說,起源思考在這些宗教中起著建基性的作用。正如起源思考在西方一神信仰的創造觀也深刻地影響了它與自然科學對話時所採取的立場和方向,並體現在對話所取得的豐碩成果中。

   「起源」的選擇並不意味著所有的科學與宗教的對話都包括在「起源」的範疇中,而是以其作為中西宗教與近代科學多向對話的「參考框架」和「資源」。我更期望它成為日後中國學術界中一系列廣泛而深入的科學與宗教的對話的「起點」。

前瞻

   此次會議的最具體成果是落實我在過去一年來與北京大學趙敦華教授商議在中國推動科學與宗教的合作計劃。本研究中心將與北京大學宗教學系、哲學系及科學與社會研究中心合作在2007年展開一項為期三年的「起源的探索:科學與宗教的中西對話」研究計劃,並展開一系列相關的翻譯計劃、期刊出版、學術講座和國際學術會議等合作項目,以及積極在北京大學成立科學與宗教研究中心及籌辦成立科學史系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