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10月 第八期
 
感恩中回憶──
記2006年中國青年學者基督宗教博士後研修班

陳聲柏
蘭州大學


  因為課題研究的關係,我進入到一個陌生的研究領域──基督宗教。有幸的是,我被獲准參加了2006年中國青年學者基督宗教博士後研修班。屈指數來,現在離研修班結束已是半月有餘了,我該以怎樣的幾百字來紀念那至今尚不知道“算短算長”的二十個日日夜夜?夜深人靜的此刻它仍舊是一個問題,因為我至今還沉醉在它的餘韻當中,斯人斯景都還如此的完整和清晰。

感謝教授

  在內地,我能接觸的基督宗教的研究者,幾乎都不是基督信仰者。我去香港前就在想像:信仰者是怎樣研究自己的信仰呢?的確,給我們授課的每一位教授都是基督徒,甚至是牧師。課堂上,他們或親切、平和、慈祥,或激情、睿智、達觀。於我而言,感受到的不只是神學的知識,還有信仰的光輝。這令我想起哲學史上的理性與信仰之爭,可是在這堙A我仿佛感受到研究與信仰、知識與做人是如此和諧一致。謙卑、感恩、寬容、愛,並不只是做人的要求,同時也可以是對待學術的態度。或許這是我的錯覺,但是,請允許我向各位教授付出的智慧和靈性致敬和致謝。

搜尋資料

  做基督教方面的研究,在大陸特別是西北,要找到需要的文獻資料是困難的,因此,此次到香港自然也生出搜尋資料的想法。記得因為研修班上課時間和浸會大學圖書館特藏室的作息時間的衝突,我只得利用中午大約一小時的時間去特藏室「搜讀」文獻,曾經的緊張和遺憾,如今已是美好的回憶。雖然我在搜尋資料方面並沒有如願,可是我感受了浸大圖書館和中神圖書館精良的收藏和人性化的服務,我要感謝那些為我提供幫助的人。

同學交流

  一同來到這堛漸賑O研究基督宗教的同仁,在這個研修班堙A我們就成了二十天的同學。這是一次難得的相聚。雖然大家一起交流的時間是如此之少──正式的安排中只有一次茶聚,這給我們或許留下了些許的遺憾。但是,記得──那一天天課堂的「責難」,那一晚晚深夜的「談心」,那一次次思想的「交鋒」,我無法否認,除了從教授們的身上,從他們—內地的和香港的同學中,我同樣受益匪淺,我深深地謝謝他們。

特別致謝

  記得在歡送晚宴的感言中,我說,感恩的生活是無盡的,此刻,這仍是我的主題。除了對參與這次研修班的教授、同學、服務於我們的工作人員深感謝意外,我要特別感謝這次研修班的組織者江丕盛教授。雖然沒有機會聆聽他的系統神學教育,但從他「自虐虐人」的紀律訓話中,事無鉅細的深夜電郵中,我感受到了「規範」和「效率」,也體會到了辦這次研修班之不易。於我特別感激的是,沒有上過博士的我被他特別獲准參加這次研修班而能夠舔列其中,使得我有機會寫下這些感謝。太多的特別,留下特別的感謝,送給特別的江教授。

  2006年中國青年學者基督宗教博士後研修班,來了,又去了,它會成為我生命中、精神堛漱@個「事件」嗎?它又何以成為一個事件呢?這會是我需要不斷追問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