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10月 第八期
 
對真理的信任──研修班印象

陳涯倩
上海復旦大學


  香港浸會大學的「中國青年學者基督宗教博士後研修班」已經結束兩個月了。那一段特別的日子已經遠去。回來以後的日子過得如此匆忙,很多密集班同學發來的照片我還沒有整理、甚至還沒有來得及回信說聲謝謝,很多的感想我還沒有來得及細細地體味,而時間已到了八月。再要整理那些曾經繽紛的印象,卻感到它們已經不那麼觸手可及了。不過這樣也好,讓時間濾去那些情緒性的東西,留下的種種可以從容地翻檢。

  首先想到的是香港這個城市。那天的一日遊真的很難忘。記得車在青山綠水間穿行,而導遊介紹著那散落其間的豪宅背後的天文數字,真覺得財富的力量很大,上帝所造的自然不過成了人手所造之豪宅的陪襯。但是淺水彎下供奉的偶像,卻一下子暴露了財富的軟弱,山腳下淺灘邊簇擁在一起的這堆偶像真像是在反諷那雄居山間的巍巍大廈。而那一天黃昏時,我們還經過一片很大的墓地,那片墓地真大啊,墓碑層層疊疊,放眼望去,一時間覺得那堨蝚O一個大千世界,只是帶著些使活人感到焦慮不安的神秘。於是,想起那天早上參觀天主教堂時拿到的一本圖冊,上面有一個天主教墳場的照片,入口處有一幅對聯「今夕吾軀歸故土,他朝君體也相同」,這「君體也相同」顯然是指基督徒復活時得到耶穌那樣榮耀的身體,是我們眼不曾見,耳不曾聞,心不曾想到的。真的嗎?那層層疊疊的碑林世界中,有一天將會發生什麼呢?現在回想起那天的一日遊,真覺得那一天已經遊遍了香港,在自然與財富、死亡與宗教間穿行後,一個城市已經向你坦露無遺了。再回憶那天晚上太平山頂觀景台上人人伸著脖子去看維多利亞港燈光的景象,不覺失笑。真的,那天的觀景台讓我直觀了一回海德格爾「座架」概念,與太平山頂觀景台這個座架遙相呼應,維多利亞灣閃爍燈光上演的不過是場關於香港的皮影戲。

  但香港當然不是皮影戲堛滬輕銦A不僅因為她曾經歷歷史的風雨,更因為如今生活在其中的人們。在那短短二十天塈琠珣腔疏鴘滬輕鉹H主要是暑期班的老師們,與他們並不太多的接觸,卻回答了我一直在思考的一個問題,什麼是做學術必備的條件?在國內,人們越來越外在化地看待這種條件,比如,流利的外語,豐富的資料,良好的交流環境,豐厚的資金,充足的時間等等。或許,這些條件香港的老師們都有,但是我卻在這二十天堜白,這些不是最重要的條件。最重要的條件或許是──相信真理是存在的。這種「相信」是一種信任,相信真理可以承受生存的沉重,可以托住人生的份量。且不論這種真理是基督教,是共產主義還是儒家道德理想或是別的什麼,只要有了那份信任,那些論文堸Q論的術語才有了生命,概念才活了,才豐富了,才有了力量。在香港的老師們身上我看到他們的這種信任,這種信任轉化為一種默默的激情而流露了出來,給我很深的感動。對真理的這種信任還把他們與更廣闊的空間聯繫在一起,所以他們不是關在象牙塔堛漱@群人,他們對現實問題的關切並不只是為了給自己找些研究課題,而是切身的參與,他們真的是紮根在生活的土壤中了。因此我想到我自己,我也曾太在意那些外在的條件,並且也曾為之沮喪過,如今看來,與其為這些外在的條件沮喪,不如檢查內心是否有這種對真理的信任。而且,我意識到,自己目光應當放得更遠一些,不能只是停留在哲學概念堙A哲學概念都是紮根在更廣闊的生活世界中的,歷史與現實能像思想史上的經典著作一樣教給我們很多很多的東西。

  最後想談談那短短二十天中相處的同學們。分別已有兩個多月了,想來如今大家都在各自的生活軌道上奔忙。那二十多天的校園式的生活,使我有了一段擺脫柴米油鹽的日子,天天坐而論道,真是別有一翻滋味,叫人久久不能忘懷。我也因此知道赤誠的心靈依然存在,敏捷的思維不乏其人。與同學們二十天相處,最深的感受就是,思索者不會孤單。深願曾經一起坐而論道的朋友們思索不止,筆耕不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