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10月 第八期
 
「宗教可有可無?—宗教與公共論壇」
講座系列簡報

洪子雲
香港浸會大學 宗教及哲學系
博士研究生


  由香港浸會大學中華基督宗教研究中心主辦「宗教可有可無——宗教與公共論壇」講座系列(Religion and Public Forum Lecture Series)於2006年6月11日至12日在香港浸會大學善衡校園大學禮拜堂舉行,第一場講座分別由普林斯頓神學院Max Stackhouse教授主講「宗教如何及為何進入公共空間(How and Why We Go Public)」及普林斯頓神學研究中心William Storrar 教授主講「教會群體於公共事務的角色(The Role of the Church Community in Public Affairs)」,第二場講座則由德國Universität Nürnberg-Erlangen的Hans Ulrich教授主講「宗教、政治與公民社會(Religion, Politics and Civil Society)」及美國耶魯大學Miroslav Volf教授主講「上帝在工作(God at Work)」,兩晚講座共約有三百人出席。

宗教如何及為何進入公共空間
How and Why We Go Public


  Max Stackhouse指出雖然宗教及信仰(甚至包括反宗教的理念如馬克思主義)一方面是非常個人的,但另一方面因為信仰會實踐及流露於生活中,而且有共同信仰的人會有宗教禮儀、會聚集敬拜及組織團體,他們的信仰會於社會中表現出來,宗教組織成為共同生活所接受的建制及社會文化的一部份,宗教價值會對經濟、社會法律、教育、醫療及婚姻制度發生影響,久而久之,信仰對社會傳統及文化身份的塑造發揮著重要的影響。基督教與其他偉大宗教一樣正影響亞洲人的生活,但基督教進入公共空間有其獨特的特性,尤其基督教強調人是關係性的(relational)。首先,基督教視每個人都是按神形象受造,與神是有關係的,所以基督教主張對人權的重視;其次,人認識神之後對他的自我身份有了新的認識,無庸置疑,家庭、國家及社會文化對我們的影響依然是很重要,但當人成為基督徒,在教會中個人對自己身份及人生意義有了新的視野,我們連繫於一個更大的世界去看事物,這是基督教獨特的恩賜。基督教相信神是愛及公義的,而且基督教是有使命和世界宣講的。在全球化的時代不同宗教越來越多相互的影響,基督教要向世界宣講信息以及確保可以在開放的社會中進行對話,人們在神之下有權透過民主的方式或透過向政府訴求的方式去主張不同建立公義的方法。但教會並非要去獲取政治權力或成立政黨,而是要尋求社會生活各層面的道德及靈性的更新。

  教會群體於公共事務的角色(The Role of the Church Community in Public Affairs)
William Storrar指出有些教會認為教會只有單一的身份,就是敬拜和教導信仰的地方,但Storrar認為教會是有雙重身份(Dual identity)的,除了敬拜和教導,還是與公共社會相往來(Engagement)的地方。九一一事件讓我們看到我們處於全球的公共空間,不同的宗教及民族身份無可避免地互相衝突,所以教會有使命要去維繫這公共的生活,而在當中,教會要努力與社會對話,為社會尋求共識。所以Storrar提出教會於社會中應成為鄰舍聖徒(Neighbourhood Saints),積極參與社會,承擔公尺的義務,為神的原故於社會中去體會及實踐信仰,教會只有參與於世界中才可以發現他們被呼召的意義。教會可積極參與於社會討論中,去表達意見,亦透過愛和尊重去聆聽不同的意見,甚至希望達致可敬的共識,透過尊重的聆聽,教會亦同時向公眾表達愛鄰舍和謙虛的樣式。Storrar最後提出教會於公眾可以扮演三個獨特的角色:1.公共討論的管家:確保公共討論的誠實正直,不會為求勝而不擇手段,要愛仇敵,不去妖魔化對方,要準確公平地去表達意見。2.社會建制的福音傳播者:要將天國的福音於公共空間中傳播,裝備信徒於工作及專業中實踐及見證信仰。3.聆聽者:教會於參與公共空間中要聆聽社會中貧窮及孤寡的呼喊,甚至為他們向社會發聲。

宗教、政治與公民社會
Religion, Politics and Civil Society


  Hans Ulrich同樣亦指出宗教必然有它的公共性,伴隨著人的生、老、病、死以及婚姻都有宗教的禮儀於公共空間實踐;就算信徒只是為世界和平禱告,這已有它的公共性。但另一方面,即時一些公共的宗教實踐,因為它具有內在性,它同時亦有私人性的向度。可以說宗教同時存在著內在性和外在性,兩者是不能分開的。而宗教於公共空間可有怎樣的表現亦很視乎社會的模式,現代自由社會很強調政教分離,看似宗教與政治之間並沒有什麼相干,但在今天越來越強調公民社會的時代,不同層面的公民訴求需要透過稠密的網絡將人生不同層面的活動連繫起來,由於教會強調愛鄰舍、服侍與復和,於網絡方面可以擔任重要的社會角色。另外,宗教對於公共空間中的價值觀同樣可以有所貢獻,由於價值是涉及人生命和自我的根源,宗教可以於社會幫助人去尋找人生的根源,與造物主重建關係,認識真理,活出盼望及信心的人生。因此基督教傳統一向強調基督徒公民透過追求公義、幫助他人以及對社群的投入於社會作見證。

上帝在工作
God at Work


  Miroslav Volf 指出上帝創造世界,救贖並護佑這世界,衪不單關注教會的事情,亦都關注我們日常生活每個層面,包括工作的層面。在工作中,我們希望可以做得成功,工作上我們面對困難、不確定,我們會祈禱求神幫助。神也關注我們可以成功的,衪很樂意幫助、給予力量及指導我們工作方面可以成功的,最終我們日常的工作亦是對神的服侍。然而我們亦可能面對失敗的,在這扭曲、破碎世界,即使我們忠於職守,勤奮工作,我們仍可能失敗;但在失敗中我們可以轉向神,神亦會在我們的失敗中幫助我們,出埃及事件正是神救贖扭曲的工作,將子民從受苦中拯救出來。另外,信徒在選擇工作方面亦要考慮道德問題,大部分工作是明顯合乎道德;有些工作是不道德,信徒不可選擇的(例:當殺手);有些工作是道德上較曖昧的(例如:售賣性玩具);但除了考量道德是否允許外,信徒更應考慮追求道德上卓越,可以特別對社群有貢獻的。神不單吩咐信徒於工作中表現出衪的屬性,更幫助信徒給予信徒能力去工作;相反,我們可以看到一些很不負責任的公司主管正是因他們對神的道德要求置之不理的。最後Volf討論到我們工作的意義,我們為何要工作呢?一方面我們工作是為要糊口,但工作不單只為糊口的,還是為要服務建立社群,才有意義,因人是社群的存有,人需要在社群中成長;除了糊口和服務社群外,人工作還是為了上帝,神是我們的老闆,我們於工作中服侍衪;而我們的工作其實亦是與神同工,達致神管理護佑世界的目的;最後,在與神同工之中,讓一世美善、真實的事情得以保存下來,刺繡出美麗的圖書,創造美好世界。